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三氮唑钠盐 >

三氮唑钠盐

爱犬治疗11天后奄奄一息 宁波一主人状告宠物医

时间:2021-11-25

  “你们医院说是焦虫病,治了11天,我家坦克没有治愈,最后一天奄奄一息,输液时抽搐。换了一家医院,诊断为肝炎,治疗3天后情况明显好转。显然,你们存在误诊,贻误了治疗时机。”2月27日上午,王先生在鄞州法院的原告席上陈词。

  “坦克”是王先生家养了12年的宠物狗,被告是一家宠物医院。27日是这起宠物犬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第二次开庭审理了。

  王先生家的坦克,是一只英格兰猎狐梗犬。12年来,坦克深受一家人的喜爱,被当成家庭中的一员。2018年8月中下旬,王先生发现,坦克精神不太好,对狗粮也提不起兴致。于是将坦克送到了被告处问诊。

  当时,这家宠物医院正在装修,该院的何医生让王先生带着坦克去别处做了血涂片和生化检查,血涂片结论“血涂片溶血,此玻片并未发现血液寄生虫”。此后,被告又给坦克做了一次血涂片,并称在涂片中看到了焦虫,诊断坦克感染了焦虫病。被告向法庭提交了一张血涂片。

  焦虫病的专业名词是巴贝斯虫病,如果治疗不及时,可能导致死亡。坦克之前也得过一次焦虫病,正是由何医生治愈的。为什么当天又做一次血液检测?被告称,因为焦虫病是一种寄生虫,如果抽血的地方没有被感染,就看不到虫体,所以需要在不同部位抽血检查。

  可是,在治疗11天后,王先生认为坦克的病情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糟糕。“当时,坦克还在输液,可是身子已经在抽搐了,水也喂不进去,奄奄一息。我们很心疼,就让被告把针拔掉了。”

  至此,坦克的医疗费用已经用去了6700余元。所用的药物主要有三氮脒、科特壮、血浆等。

  第二天,王先生在朋友的介绍下,抱着一丝希望,前往第二家宠物医院就诊。在看了坦克此前的就诊报告后,医生诊断“患了急性肝炎”,并提到“最好的治疗时机已经错过”。3天后,坦克的病情开始明显好转;一周后,状态就很好了;两周后,结束了这次治疗。第二次治疗,坦克的医疗费用为6000元左右。这期间,主要用了头孢、白蛋白等药物。

  有无误诊,得出坦克患有焦虫病结论的那张血涂片是关键。被告称,提交的这张血涂片是当时通过显微镜的目镜拍的。里面有一个红色的细胞状物体被笔圈出,还有一个箭头指向圈中的白点。被告称:“这就是当时查到的虫体。”

  被告称,这张照片本用于医院另一位医生和何医生的微信聊天截图,因为种种原因,聊天记录并没有保存下来,只在相册里保存了这张图片。

  尽管被告称,更多>>!原告看过这张血涂片,原告却态度坚决地反驳:“我们没有见过这张血涂片。被告不能证明血涂片是坦克的,也可能是其他宠物的。”

  记者看到,一般人的检查报告单上会有患者姓名、年龄,检查日期以及送检医生等,这张图片上,并没有这些信息。

  受原告和被告的委托,陈雯雯法官带着血涂片和生化数据,走访调查了两家宠物医院。

  第一家医院的医生称,根据现有材料,初步诊断为焦虫病,需要确诊的话要再做PCR检测,一次要三四百元,很少有宠物做这项检查。第二家医院的医生认为,难以判断是焦虫病引起的肝炎还是单纯性肝炎。材料显示,宠物的细胞受损,肝肾功能受损。焦虫病会导致肝肾损伤,单纯的肝炎也可能导致细胞受损。在不是非常明确的情况下,一般会焦虫病、肝炎一起治,并根据用药后的生化数据进行调整。

  被告坚称:“我们的诊断是正确的,用药也没有任何错误。在确诊了焦虫病之后,已经采取了标本兼治的治疗方案。至于肝功能恢复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,有治疗时机的问题。”

  “我非常理解原告的心情,我也理解被告,被告医院的医生对自己的专业能力也很有信心。这起案子,我更希望能调解解决。”陈雯雯告诉记者,接下来,双方不必再来法院,可以在手机的微法院平台进行线上调解。如果调解不成,法庭将择期宣判。

  陈雯雯法官说,随着养宠人士的增多,与宠物相关的案件在明显增多,如宠物在交通事故中被撞死的赔偿案件、宠物伤人案件、宠物难产案件等。这类案件,最大的困难是举证。

  而且,一旦在宠物治疗过程中发生纠纷,缺少权威机构的鉴定。我国目前针对宠物医疗纠纷的鉴定机构很少,鉴定费用高昂,且不出具鉴定书,只出具供法庭参考用的意见书。据了解,宁波目前还没有类似的机构。法官只能通过自行走访,来增加内心确信。因此,在处理宠物医疗纠纷时,一般由双方协商解决。

  陈雯雯补充:以坦克这起案件为例,如果当时医院在告知宠物主人病情时,请主人在相关材料上签字确认,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。这也可以给宠物医院一个提醒,尽可能更规范地诊疗。

  “你们医院说是焦虫病,治了11天,我家坦克没有治愈,最后一天奄奄一息,输液时抽搐。换了一家医院,诊断为肝炎,治疗3天后情况明显好转。显然,你们存在误诊,贻误了治疗时机。”2月27日上午,王先生在鄞州法院的原告席上陈词。

  “坦克”是王先生家养了12年的宠物狗,被告是一家宠物医院。27日是这起宠物犬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第二次开庭审理了。

  王先生家的坦克,是一只英格兰猎狐梗犬。12年来,坦克深受一家人的喜爱,被当成家庭中的一员。2018年8月中下旬,王先生发现,坦克精神不太好,对狗粮也提不起兴致。于是将坦克送到了被告处问诊。

  当时,这家宠物医院正在装修,该院的何医生让王先生带着坦克去别处做了血涂片和生化检查,血涂片结论“血涂片溶血,此玻片并未发现血液寄生虫”。此后,被告又给坦克做了一次血涂片,并称在涂片中看到了焦虫,诊断坦克感染了焦虫病。被告向法庭提交了一张血涂片。

  焦虫病的专业名词是巴贝斯虫病,如果治疗不及时,可能导致死亡。坦克之前也得过一次焦虫病,正是由何医生治愈的。为什么当天又做一次血液检测?被告称,因为焦虫病是一种寄生虫,如果抽血的地方没有被感染,就看不到虫体,所以需要在不同部位抽血检查。

  可是,在治疗11天后,王先生认为坦克的病情没有好转,反而更加糟糕。“当时,坦克还在输液,可是身子已经在抽搐了,水也喂不进去,奄奄一息。我们很心疼,就让被告把针拔掉了。”

  至此,坦克的医疗费用已经用去了6700余元。所用的药物主要有三氮脒、科特壮、血浆等。

  第二天,王先生在朋友的介绍下,抱着一丝希望,前往第二家宠物医院就诊。在看了坦克此前的就诊报告后,医生诊断“患了急性肝炎”,并提到“最好的治疗时机已经错过”。3天后,坦克的病情开始明显好转;一周后,状态就很好了;两周后,结束了这次治疗。第二次治疗,坦克的医疗费用为6000元左右。这期间,主要用了头孢、白蛋白等药物。

  有无误诊,得出坦克患有焦虫病结论的那张血涂片是关键。被告称,提交的这张血涂片是当时通过显微镜的目镜拍的。里面有一个红色的细胞状物体被笔圈出,还有一个箭头指向圈中的白点。被告称:“这就是当时查到的虫体。”

  被告称,这张照片本用于医院另一位医生和何医生的微信聊天截图,因为种种原因,聊天记录并没有保存下来,只在相册里保存了这张图片。

  尽管被告称,原告看过这张血涂片,原告却态度坚决地反驳:“我们没有见过这张血涂片。被告不能证明血涂片是坦克的,也可能是其他宠物的。”

  记者看到,一般人的检查报告单上会有患者姓名、年龄,检查日期以及送检医生等,这张图片上,并没有这些信息。

  受原告和被告的委托,陈雯雯法官带着血涂片和生化数据,走访调查了两家宠物医院。

  第一家医院的医生称,根据现有材料,初步诊断为焦虫病,需要确诊的话要再做PCR检测,一次要三四百元,很少有宠物做这项检查。第二家医院的医生认为,难以判断是焦虫病引起的肝炎还是单纯性肝炎。材料显示,宠物的细胞受损,肝肾功能受损。焦虫病会导致肝肾损伤,单纯的肝炎也可能导致细胞受损。在不是非常明确的情况下,一般会焦虫病、肝炎一起治,并根据用药后的生化数据进行调整。

  被告坚称:“我们的诊断是正确的,用药也没有任何错误。在确诊了焦虫病之后,已经采取了标本兼治的治疗方案。至于肝功能恢复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,有治疗时机的问题。”

  “我非常理解原告的心情,我也理解被告,被告医院的医生对自己的专业能力也很有信心。这起案子,我更希望能调解解决。”陈雯雯告诉记者,接下来,双方不必再来法院,可以在手机的微法院平台进行线上调解。如果调解不成,法庭将择期宣判。

  陈雯雯法官说,随着养宠人士的增多,与宠物相关的案件在明显增多,如宠物在交通事故中被撞死的赔偿案件、宠物伤人案件、宠物难产案件等。这类案件,最大的困难是举证。

  而且,一旦在宠物治疗过程中发生纠纷,缺少权威机构的鉴定。我国目前针对宠物医疗纠纷的鉴定机构很少,鉴定费用高昂,且不出具鉴定书,只出具供法庭参考用的意见书。据了解,宁波目前还没有类似的机构。法官只能通过自行走访,来增加内心确信。因此,在处理宠物医疗纠纷时,一般由双方协商解决。

  陈雯雯补充:以坦克这起案件为例,如果当时医院在告知宠物主人病情时,请主人在相关材料上签字确认,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。这也可以给宠物医院一个提醒,尽可能更规范地诊疗。



友情链接:

我公司主要从事农药中间体等精细化工产品的生产。其中4,甲基,2,肼基苯并噻唑在2008年6月4日通过了ISO90012000质量管理体系和ISO140013004环境管理体系的认证。